查看更多:南齐书

建元四年,高帝山陵,昭皇后应迁祔。祠部疑有祖祭及遣启诸奠九饭之仪不。左仆射王俭议:"奠如大敛。贺循云'从墓之墓皆设奠,如将葬庙朝之礼'。范宁云'将窆而奠'。虽不称为祖,而不得无祭。"从之。有司又奏:"昭皇后神主在庙,今迁祔葬,庙有虞以安神,神既已处庙,改葬出灵,岂应虞祭?郑注改葬云'从庙之庙,礼宜同从墓之墓'。事何容异!前代谓应无虞。"左仆射王俭议:"范宁云'葬必有魂车'。若不为其归,神将安舍?世中改葬,即墓所施灵设祭,何得不祭而毁耶?贺循云'既窆,设奠于墓,以终其事'。虽非正虞,亦粗相似。晋氏修复五陵,宋朝敬后改葬,皆有虞。今设虞非疑。"从之。

  建元二年,皇太子妃薨,前宫臣疑所服。左仆射王俭议:"《礼记·文王世子》'父在斯为子,君在斯为臣。'且汉魏以来,宫僚充备,臣隶之节,具体在三。昔庾翼妻丧,王允、滕弘谓府吏宜有小君之服,况臣节之重邪?宜依礼为旧君妻齐衰三月,居官之身,并合属假,朝晡临哭悉系东宫。今臣之未从官在远者,于居官之所,属宁二日半,仍行丧成服,遣笺表,不得奔赴。"从之。

  太子妃斩草乘黄,议建铭旌。仆射王俭议:"礼,既涂棺,祝取铭置于殡东,大敛毕,便应建于西阶之东。"

  宋大明二年,太子妃毙,建九旒。有司又议:"斩草日建旒与不?若建旒,应几旒?及画龙升降云何?又用几翣?仆射王俭议:"旒本是命服,无关于凶事。今公卿以下,平存不能备礼,故在凶乃建耳。东宫秩同上公九命之仪,妃与储君一体,义不容异,无缘未同常例,别立凶旒。大明旧事,是不经详议,率尔便行耳。今宜考以礼典,不得效尤从失。吉部伍自有桁辂,凶部别有铭旌,若复立旒,复置何处?翣自用八。"从之。

  有司奏:"大明故事,太子妃玄宫中有石志。参议墓铭不出礼典。近宋元嘉中,颜延作王球石志。素族无碑策,故以纪德。自尔以来,王公以下,咸共遵用。储妃之重,礼殊恒列,既有哀策,谓不须石志。"从之。

  有司奏:"穆妃卒哭后,灵还在道,遇朔望,当须设祭不?"王俭议:"既虞卒哭,祭之于庙,本是祭序昭穆耳,未全同卒吉四时之祭也,所以有朔望殷事。蕃国不行权制,宋江夏王妃卒哭以后,朔望设祭。帝室既以卒哭除丧,无缘方有朔望之祭。灵筵虽未升庙堂,而舫中即成行庙,犹如桓玄及宋高祖长沙、临川二国,并有移庙之礼。岂复谓灵筵在途,便设殷事耶?推此而言,朔望不复俟祭。宋懿后时旧事不及此,益可知时议。"从之。

  建元三年,有司奏:"皇太子穆妃以去年七月薨,其年闰九月。未审当月数闰?为应以闰附正月?若用月数数闰者,南郡王兄弟便应以此四月晦小祥,至于祥月,不为有疑不?"左仆射王俭议:"三百六旬,尚书明义,文公纳币,春秋致讥。《谷梁》云"积分而成月"。《公羊》云"天无是月"。虽然,左氏谓告朔为得礼。是故先儒咸谓三年期丧,岁数没闰,大功以下,月数数闰。夫闰者,盖是年之余日,而月之异朔,所以吴商云"含闰以正期,允协情理"。今杖期之丧,虽以十一月而小祥,至于祥缟,必须周岁。凡厌屈之礼,要取象正服。祥缟相去二月,厌降小祥,亦以则之。又且求之名义,则小祥本以年限,考于伦例,则相去必应二朔。今以厌屈而先祥,不得谓此事之非期,事既同条,情无异贯,没闰之理,固在言先。设令祥在此晦,则去缟三月,依附准例,益复为碍。谓应须五月晦乃祥。此国之大典,宜共精详。并通关八座丞郎,研尽同异。"

  尚书令褚渊难俭议曰:"厌屈之典,由所尊夺情,故祥缟备制,而年月不申。今以十一月而祥,从期可知。既计以月数,则应数闰以成典。若犹含之,何以异于缟制?疑者正以祥之当闰,月数相县。积分余闰,历象所弘。计月者数闰,故有余月,计年者苞含,故致盈积。称理从制,有何不可?"

  俭又答渊难曰:"含闰之义,通儒所难。但祥本应期,屈而不遂。语事则名体具存,论哀则情无以异。迹虽数月,义实计年,闰是年之归余,故宜总而苞之。期而两祥,缘尊故屈,祥则没闰,象年所申,屈申兼著,二途具举。经记之旨,其在兹乎?如使五月小祥,六月乃闰,则祥之去缟,事成二月,是为十一月以象前期,二朔以放后岁,名有区域,不得相参。鲁襄二十八年'十二月乙未楚子卒'。唯书上月,初不言闰,此又附上之明义也。郑、射、王、贺唯云期则没闰,初不复区别杖期之中祥,将谓不俟言矣。成休甫云'大祥后禫,有闰别数之',明杖期之祥,不得方于浸缟之末。即恩如彼,就例如此。"渊又据旧义难俭十余问,俭随事解释。

  祠部郎中王圭之议,谓"丧以闰施,功衰以下小祥值闰,则略而不言。今虽厌屈,祥名犹存,异于余服。计月为数,屈追慕之心,以远为迩。日既余分,月非正朔,含而全制,于情唯允。仆射俭议,理据详博,谨所附同。今司徒渊始虽疑难,再经往反,未同俭议。依旧八座丞郎通共博议为允。以来五月晦小祥,其祥禫自依常限。奏御,班下内外。"诏"可"。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南齐书》卷十 志第二◎礼下.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南齐书》卷二十一 列传第二◎文惠太子

文惠太子长懋,字云乔,世祖长子也。世祖年未弱冠而生太子,为太祖所爱。姿容丰润,小字白泽。宋元徽末,随世祖在郢。世祖还镇盆城拒沈攸之,使太子劳接将帅,亲侍军旅。除秘书郎,不拜。授辅国将军,迁晋熙王抚军主...(查看全文

《南齐书》卷四十三 列传第二十四◎江敩 何昌宇 谢抃 王思远

江篽,字叔文,济阳考城人也。祖湛,宋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父恁,著作郎,为太子劭所杀。敩母,文帝女淮阳公主。幼以戚属召见,孝武谓谢庄曰:"此小儿方当为名器。"少有美誉。桂阳王休范临州,辟迎主簿,不就。...(查看全文

《南齐书》卷四十七 列传第二十八◎王融 谢朓

王融,字元长,琅邪临沂人也。'祖僧达,中书令,曾高并台辅。僧达答宋孝武云:"亡父亡祖,司徒司空。"父道琰,庐陵内史。母临川太守谢惠宣女,惇敏妇人也。教融书学。融少而神明警惠,博涉有文才。举秀才。晋安王...(查看全文

《宋书》卷二 本纪第二◎武帝中

七年正月己未,振旅于京师,改授大将军、扬州牧,给班剑二十人,本官悉如故,固辞。凡南北征伐战亡者,并列上赙赠。尸丧未反,遣主帅迎接,致还本土。二月,卢循至番禺,为孙季高所破,收余众南走。刘藩、孟怀玉斩徐...(查看全文

《宋书》卷三十四 志第二十四◎五行五

《五行传》曰:"治宫室,饰台榭,内淫乱,犯亲戚,侮父兄,则稼穑不成。"谓土失其性而为灾也。又曰:"思心不睿,是谓不圣。厥咎瞀,厥罚恒风,厥极凶短折。时则有脂夜之妖,时则有华孽,时则有牛祸,时则有心腹之...(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