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旧五代史

天成二年春正月癸丑朔,帝御明堂殿受朝贺,仗卫如常仪。制曰:“王者祗敬宗祧,统临寰宇,必顺体元之典,特新制义之文。朕以眇躬,获承丕构,袭三百年之休运,继二十圣之耿光。驭朽纳隍,夕惕之心罔怠;法天师古,日跻之道惟勤。今则载戢干戈,浑同书轨,荷上穹之眷祐,契兆庶之乐推。检玉泥金,非敢期于薄德;耕田凿井,诚有慕于前王。将陈享谒之仪,即备郊丘之礼,宜更称谓,永耀简编。今改名为亶,凡在中外,宜体朕怀。”宣制讫,百僚称贺,有司告郊庙社稷。

  丙辰,诏:“端明殿学士班位宜在翰林学士之上,今后如有转改,只于翰林学士内选任。”先是,端明殿学士班在翰林学士之下,又如三馆例,官在职上,赵凤转侍郎日,讽宰相府移之。既而禁林序列有不可之言,安重诲奏行此敕,时论便之。癸亥,宰臣郑珏加特进、门下侍郎兼太微宫使;崇文馆大学士任圜加光禄大夫、门下侍郎、监修国史;以端明殿学士、尚书兵部侍郎冯道为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以太常卿崔协为中书侍郎、平章事。戊辰,以前邓州节度使刘玘卒,废朝。左拾遗李同上言:“天下系囚,请委长吏逐旬亲自引问,质其罪状真虚,然后论之以法,庶无枉滥。”从之。

  辛未,皇子河中节度使从珂加同平章事。以镇州留后、检校司徒王建立为镇州节度使、检校太傅。癸酉,皇第三子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从厚加检校太保、同平章事、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北面副招讨房知温奏,营州界奚陀罗支内附。乙亥,以监门卫大将军傅琏为右武卫上将军。丙子,诏曰:“顷自本朝多难,雅道中微,皆尚浮华,罕持廉让。其有除官兰省,命秩柏台,或以人事相疏,或以私雠见讶,稍乖敬奉,遽至弃捐,盖司长之振威,处君恩而何地。今后应新授官朝谢后,可准例上事,司长不得辄以私事阻滞。其本官亦不得因遭抑挫,托故请假。”

  戊寅,皇子从厚领事于河南府,宰相郑珏已下会送,非例也。己卯,枢密使、光禄大夫、检校太保、行兵部尚书安重诲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傅、兼侍中;枢密使、检校太保、守秘书监孔循加检校太傅、同平章事。诏崇文馆依旧为宏文馆。初,同光中,宰相豆卢革以同列郭崇韬父名宏,希其意奏改之,今乃复焉。辛巳,诏曰:“乱离斯久,法制多隳,不有举明,从何禁止。起今后三京及州使职员名目,是押衙兵马使,骑马得有暖坐。诸都军将衙官使下系名粮者,只得衣紫皂,庶人商旅,只著白衣,此后不得参杂。兼有富户,或投名于势要,以求影庇;或希假于摄贵,以免丁徭。仰所在禁勘,以肃奸欺。”

  二月壬午朔,新罗遣使朝贡。丁亥,以北京皇城使李继朗为龙武大将军,北京都指挥使李从臻为左卫大将军,捧圣都指挥使李从璨为右监门卫大将军。戊子,以前北面水陆转运招抚使、守冀州刺史乌震领宣州节度使。庚寅,陕州节度使、检校司徒石敬瑭加检校太傅兼六军诸卫副使。壬辰,西川节度使孟知祥奏,泗州防御使、充西川兵马都监李严,扇摇军众,寻已处斩。以颍州刺史孙岳为耀州团练使。丙申,以从马直指挥使郭从谦为景州刺史,寻令中使诛之,夷其族,以其首谋大逆以弑庄宗也。以尚书左丞崔沂为太子少保致仕。壬寅,制曰:荆南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守太尉、兼尚书令、南平王高季兴可削夺官爵,仍令襄州节度使刘训充南面招讨使、知荆南行府事,许州节度使夏鲁奇为副招讨使,统蕃汉马步四万人进讨,以其叛故也。又命湖南节度使马殷以湖南全军会合。以东川节度使董璋充东南面招讨使,新授夔州刺史西方邺为副招讨使,共领川军下峡州,三面齐进。(《通鉴考异》:梓、夔皆在荆南之西南,而云东南面者,盖据夔、梓所向言之。)

  甲辰,兖州节度使房知温加同平章事,宋州节度使王晏球加检校太傅。丁未,以礼部尚书萧顷为太常卿。戊申,以御史大夫李琪为右仆射,以太子宾客李铃为户部尚书,以吏部侍郎李德休为礼部尚书,以前吏部侍即崔贻孙为吏部侍郎,以端明殿学士、户部侍郎赵凤为兵部侍郎,依前充职。庚戌,诏诸道节度使男及亲嫡骨肉未沾恩命者,特许上闻。河南府新安县宜为次赤,以雍陵在其界故也。辛亥,以刑部侍郎归蔼为户部侍郎。

  三月壬子朔,以中书舍人马缟为刑部侍郎。幸会节园,宰相、枢密使及在京节度使共进钱绢,请开宴。癸丑,遣供奉官贾俊使淮南。甲寅,以西川节度副使李敬周为遂州武信军留后。乙卯,开府仪同三司、司徒致仕赵光逢可太保致仕,仍封齐国公。以武信军节度使李绍文卒废朝。丙辰,宰臣判三司任圜奏:“诸道藩府,请依天复三年已前许贡绫绢金银,随其土产折进马之直。又请选孳生马,分置监牧。”并从之。(《五代会要》:任圜奏:三京留守、诸道节度观察、诸州防御使、刺史,每年应圣节及正、至等节贡奉,或讨伐胜捷,各进献马。伏见本朝旧事,虽以献马为名,多将绫绢金银折充马价,盖跋涉之际,护养稍难,因此群方俱为定制。自今后伏乞除蕃部进驼马外,诸州所进马,许依天复三年已前事例,随其土产折进价直,冀贡输之稍易,又诚敬之获申。兼欲于诸处拣孳生马,准旧制分置监牧,仍委三司使别具制置奏闻。)太常丞段颙请国学《五经》博士各讲本经,以申横经齿胄之义,从之。庚申,以前泽潞节度使、检校太傅、兼侍中孔勍为河阳节度使。壬戌,幸甘水亭。甲子,青州节度使霍彦威加检校太尉、兼中书令,以大内皇城使、守饶州刺史李从璋为应州节度使。丁卯,诏:“所在府县纠察杀牛卖肉,犯者准条科断。其自死牛即许货卖,肉斤不得过五钱,乡村民家死牛,但报本村所由,准例输皮入官。”癸酉,以户部郎中、知制诰卢詹为中书舍人。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旧五代史》卷三十八(唐书) 明宗纪四.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旧五代史》卷三十九(唐书) 明宗纪五

天成三年春正月戊申朔,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式。辛亥,前河阳节度使、检校太傅、兼侍中孔勍以太子太师致仕。癸丑,诏取今月十七日幸邺都。甲寅,以国子祭酒朱守素卒废朝。丙辰,以镇南军节度使袁建丰卒废朝,诏...(查看全文

《旧五代史》卷四十(唐书) 明宗纪六

天成四年春正月壬申朔,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仪。幽州节度使赵德钧奏:“臣孙赞,年五岁,默念《论语》、《孝经》,举童子,于汴州取解就试。”诏曰:“都尉之子,太尉之孙,能念儒书,备彰家训,不劳就试,特与...(查看全文

《旧五代史》卷四十一(唐书) 明宗纪七

长兴元年春正月丙寅朔,帝御明堂殿受朝贺,仗卫如常仪。乙亥,国子监请以监学生束修及光学钱备监中修葺公用,从之。丙子,帝谓宰臣曰:“时雪未降,如何?”冯道曰:“陛下恭行俭德,忧及蒸民,上合天心,必有春泽。...(查看全文

《旧五代史》卷四十二(唐书) 明宗纪八

长兴二年春正月庚申朔,帝御明堂殿受朝贺,仗卫如仪。乙丑,诏曰:“故天策上将军、守太师、尚书令、楚国王马殷,品位俱高,封崇已极,无官可赠,宜赐谥及神道碑文,仍以王礼葬。”壬申,契丹东丹王托云自渤海国率众...(查看全文

《旧五代史》卷四十三(唐书) 明宗纪九

长兴三年春正月癸未朔,帝御明堂殿受朝贺,仗卫如式。丁亥,陕州节度使安从进移镇延州。己丑,遣邠州节度使药彦稠、灵武节度使康福率步骑七千往方渠讨党项之叛者。庚寅,以前北京副留守吕梦奇为户部侍郎。辛卯,以前...(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