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资治通鉴

◎齐纪九(上章执徐,一年)

  ○东昏侯下

  永元二年庚辰,公元五零零年

  春,正月,元会,帝食后方出;朝贺裁竟,即还殿西序寝。自巳至申,百僚陪位,皆僵仆饥甚。比起就会,匆遽而罢。

  乙巳,魏大赦,改元景明。

  豫州刺史裴叔业闻帝数诛大臣,心不自安;登寿阳城,北望肥水,谓部下曰:"卿等欲富贵乎?我能办之!"及除南兖州,意不乐内徙。会陈显达反。叔业遣司马辽东李元护将兵救建康,实持两端;显达败而还。朝廷疑叔业有异志,叔业亦遣使参察建康消息,众论益疑之。叔业兄子植、飏、粲皆为直阁,在殿中,惧,弃母奔寿阳,说叔业以朝廷必相掩袭,宜早为计。徐世檦等以叔业在边,急则引魏自助,力未能制,白帝遣叔业宗人中书舍人长穆宣旨,许停本任。叔业犹忧畏,而植等说之不已。

  叔业遣亲人马文范至襄阳,问萧衍以自安之计,曰:"天下大势可知,恐无复自存之理。不若回面向北,不失作河南公。"衍报曰:"群小用事,岂能及远!计虑回惑,自无所成,唯应送家还都以安慰之。若意外相逼,当勒马步二万直出横江,以断其后,则天下之事,一举可定。若欲北向,彼必遣人相代,以河北一州相处,河南公宁可复得邪!如此,则南归之望绝矣。"叔业沉疑未决,乃遣其子芬之入建康为质,亦遣信诣魏豫州刺史薛真度,问以入魏可不之宜。真度劝其早降,曰:"若事迫而来,则功微赏薄矣。"数遣密信,往来相应和。建康人传叔业叛者不已,芬之惧,复奔寿阳。叔业遂遣芬之及兄女婿杜陵韦伯昕奉表降魏。丁未,魏遣骠骑大将军彭城王勰、东骑将军王肃帅步骑十万赴之;以叔业为使持节、都督豫、雍等五州诸军事、征南将军、豫州刺史,封兰陵郡公。

  庚午,下诏讨叔业。二月,丙戌,以卫尉萧懿为豫州刺史。戊戍,魏以彭城王勰为司徒,领扬州刺史,镇寿阳。魏人遣大将军李丑、杨大眼将二千骑入寿阳,又遣奚康生将羽林一千驰赴之。大眼,难当之孙也。

  魏兵未渡淮,己亥,裴叔业病卒,僚佐多欲推司马李元护监州,一二日谋不定。前建安戍主安定席法友等以元护非其乡曲,恐有异志,共推裴植监州,秘叔业丧问,教命处分,皆出于植。奚康生至,植乃开门纳魏兵,城库管籥,悉付康生。康生集城内耆旧,宣诏抚赉之。魏以植为兖州刺史,李元护为齐州刺史,席法友为豫州刺史,军主京兆王世弼为南徐州刺史。

  巴西民雍道晞聚众万馀逼郡城,巴西太守鲁休烈婴城自守。三月,刘季连遣中兵参军李奉伯帅众五千救之,与郡兵合击道晞,斩之。奉伯欲进讨郡东馀贼,涪令李膺止之曰:"卒惰将骄,乘胜履险,非完策也;不如少缓,更思后计。"奉伯不从,悉众入山,大败而还。

  乙卯,遣平西将军崔慧景将水军讨寿阳,帝屏除,出琅邪城送之。帝戎服坐楼上,召慧景单骑进围内,无一人自随者。裁交数言,拜辞而去。慧景既得出,甚喜。

  豫州刺史萧懿将步军三万屯小岘,交州刺史李叔献屯合肥。懿遣裨将胡松、李导士帅众万馀屯死虎。骠骑司马陈伯之将水军溯淮而上,以逼寿阳,军于硖石。寿阳士民多谋应齐者。

  魏奚康生降御内外,闭城一月,援军乃至。丙申,彭城王勰、王肃击松、伯之等,大破之,进攻合肥,生擒叔献。统军宇文福言于勰曰:"建安,淮南重镇,彼此要冲,得之,则义阳易图;不得,则寿阳难保。"勰然之,使福攻建安,建安戍主胡景略面缚出降。

  己亥,魏皇弟恌卒。崔慧景之发建康也,其子觉为直阁将军,密与之约,慧景至广陵,觉走从之。慧景过广陵数十里,召会诸军主曰:"吾荷三帝厚恩,当顾托之重。幼主昏狂,朝廷坏乱;危而不扶,责在今日。欲与诸君共建大功以安社稷,何如?"众皆响应,于是还军向广陵。司马崔恭祖守广陵城,开门纳之。帝闻变,壬子,假右卫将军左兴盛节,督建康水陆诸军以讨之。慧景停广陵二日,即收众济江。

  初,南徐、兖二州刺史江夏王宝玄娶徐孝嗣女为妃,孝嗣诛,诏令离婚,宝玄恨望。慧景遣使奉宝玄为主,宝玄斩其使,因发将吏守城,帝遣马军主戚平、外监黄林夫助镇京口。慧景将渡江,宝玄密与相应,杀司马孔矜、典签吕承绪及平、林夫,开门纳慧景,使长史沈佚之、咨议柳憕分部军众。宝玄乘八掆舆,手执绛麾,随慧景向建康。台遣骁骑将军张佛护、直阁将军徐元称等六将据竹里,为数城以拒之。宝玄遣信谓佛护曰:"身自还朝,君何意苦相断遏?"佛护对曰:"小人荷国重恩,使于此创立小戍。殿下还朝,但自直过,岂敢断遏!"遂射慧景军,因合战。崔觉、崔恭祖将前锋,皆荒伧善战,又轻行不蒸食,以数舫缘江载酒贪为军粮,每见台军城中烟火起,辄尽力攻之。台军不复得食,以此饥困。元称等议,欲降,佛护不可。恭祖等进攻城,拔之,斩佛护。徐元称降,馀四军主皆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三.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四

◎齐纪十(重光大荒落,一年)   ○和皇帝   中兴元年辛巳,公元五零一年   春,正月,丁酉,东昏侯以晋安王宝义为司徒,建安王宝寅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乙巳,南康王宝融始称相国,大赦;以萧颖胄为...(查看全文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五

◎梁纪一(起玄黓敦牂,尽阏逢涒滩,凡三年)   ○高祖武皇帝一   天监元年壬午,公元五零二年   春,正月,齐和帝遣兼侍中席阐文等慰劳建康。   大司马衍下令:"凡东昏时浮费,自非可以习礼乐之容、缮甲兵之...(查看全文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六

◎梁纪二(起旃蒙作噩,尽强圉大渊献,凡三年)   ○高祖武皇帝二   天监四年乙酉,公元五零五年   春,正月,癸卯朔,诏曰:"二汉登贤,莫非经术,服膺雅道,名立行成。魏、晋浮荡,儒教沦歇,风节罔树,抑此之...(查看全文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七

◎梁纪三(起著雍困敦,尽阏逢敦牂,凡七年)   ○高祖武皇帝三   天监七年戊子,公元五零八年   春,正月,魏颍川太守王神念来奔。   壬子,以卫尉吴平侯昺兼领军将军。   诏吏部尚书徐勉定百官九品为十八班...(查看全文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二

◎梁纪八(著雍涒滩戎申,一年)   ○高祖武皇帝八   大通二年戊申,公元五二八年   春,正月,癸亥,魏以北海王颢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相州刺史。   魏北道行台杨津守定州城,居鲜于修礼、杜洛周之间...(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