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战国策

燕:姬姓,其先召公,周武王灭纣,封召公于北燕,都蓟(今北京)。周显王四十六年(前323年,易王十年)燕君始称王。至燕王喜三十三年(秦始皇二十五年,前222年)为秦所灭。共疆域有今河北省北部和辽宁省西部,并兼有今山西省的东北角。全境东北和东胡接界,西与中山、赵接界,南边靠海,并和齐接界。

  一 苏秦将为从北说燕文侯章

  苏秦将为从,北说燕文侯曰:“燕东有朝鲜、辽东,北有林胡、楼烦,西有云中、九原,南有呼沱、易水。地方二千余里,带甲数十万,车七百乘,骑六千疋,粟支十年。南有碣石、雁门之饶,北有枣、(粟)[栗]之利,民虽不由田作,枣、栗之实足食与民矣。此所谓天府也。夫安乐无事,不见覆军杀将之忧,无过燕矣。大王知其所以然乎?夫燕之所以不犯寇被兵者,以赵之为蔽于南也。秦、赵五战,秦再胜而赵三胜。秦、赵相弊,而王以全燕制其后,此燕之所以不犯难也。

  “且夫秦之攻燕也,踰云中、九原,过代、上谷,弥埊踵道数千里,虽得燕城,秦计固不能守也。秦之不能害燕亦明矣。今赵之攻燕也,发兴号令,不至十日,而数十万之众军于东垣矣。度呼沱,涉易水,不至四五日,距国都矣。故曰,秦之攻燕也,战于千里之外;赵之攻燕也,战于百里之内。夫不忧百里之患,而重千里之外,计无过于此者。是故愿大王与赵从亲,天下为一,则国必无患矣。”

  燕王曰:“寡人国小,西迫强秦,南近齐、赵。齐、赵,强国也,今主君幸教诏之,合从以安燕,敬以国从。”于是赍苏秦车马金帛以至赵。

  二 奉阳君李兑甚不取于苏秦章

  奉阳君、李兑甚不取于苏秦。苏秦在燕,李兑因为苏秦谓奉阳君曰:“齐、燕离,则赵重;齐、燕合则赵轻。今君之齐,非赵之利也。臣窃为君不取也。”

  奉阳君曰:“何吾合燕于齐?”对曰:“夫制于燕者,苏子也。而燕弱国也,东不如齐,西不如赵,岂能东无齐、西无赵哉?而君甚不善苏秦,苏秦能抱弱燕而孤于天下哉?是驱燕而使合于齐也。且燕,亡国之余也,其以权立,以重外,以事贵。故为君计,善苏秦则取[之],不善亦取之,以疑燕、齐。燕、齐疑,则赵重矣。齐王疑苏秦,则君多资。”

  奉阳君曰:“善。”乃使使与苏秦结交。

  三 权之难燕再战不胜章

  权之难,燕再战不胜,赵弗救。哙子谓文公曰:“不如以埊请合于齐,赵必救我。若不吾救,不得不事。”文公曰:“善。”令郭任以埊请讲于齐。赵闻之,遂出兵救燕。

  四 燕文公时章

  燕文公时,秦惠王以其女为燕太子妇。文公卒,易王立。齐宣王因燕丧攻之,取十城。

  武安君苏秦为燕说齐王,再拜而贺,因仰而吊。齐王桉戈而(郤)[卻],曰:“此一何庆吊相随之速也?”对曰:“人之饥所以不食乌喙者,以为虽偷充腹,而与死同患也。今燕虽弱小,强秦之少婿也。王利其十城,而深与强秦为仇。今使弱燕为雁行,而强秦制其后,以招天下之精兵,此食乌喙之类也。”齐王曰:“然则奈何?”对曰:“圣人之制事也,转祸而为福,因败而为功。故桓公负妇人而名益尊,韩献开罪而交愈固,此皆转祸而为福,因败而为功者也。王能听臣,莫如归燕之十城,卑辞以谢秦,秦知王以己之故归燕城也,秦必德王。燕无故而得十城,燕亦德王。是弃强仇而立厚交也。且夫燕、秦之俱事齐,则大王号令,天下皆从。是王以虚辞附秦,而以十城取天下也。此霸王之业矣。所谓转祸为福,因败成功者也。”

  齐王大说,乃归燕城。以金千斤谢其后,顿首涂中,愿为兄弟请罪于秦。

  五 人有恶苏秦于燕王者章

  人有恶苏秦于燕王者,曰:“武安君,天下不信人也。王以万乘下之,尊之于廷,示天下与小人群也。”

  武安君从齐来,而燕王不馆也。谓燕王曰:“臣东周之鄙人也,见足下,身无咫尺之功,而足下迎臣于郊,显臣于廷,今臣为足下使,利得十城,功存危燕,足下不听臣者,人必有言臣不信,伤臣于王者。臣之不信,是足下之福也。使臣信如尾生,廉如伯夷,孝如曾参,三者天下之高行,而以事足下,不可乎?”燕王曰:“可。”曰:“有此,臣亦不事足下矣。”

  苏秦曰:“且夫孝如曾参,义不离亲一夕宿于外,足下安得使之之齐?廉如伯夷,不取素飡,汙武王之义而不臣焉,辞孤竹之君,饿而死于首阳之山。廉如此者,何肯步行数千里,而事弱燕之危主乎?信如尾生,期而不来,抱梁柱而死。信至如此,何肯杨燕、秦之威于齐,而取大功乎哉?且夫信行者,所以自为也,非所以为人也,皆自覆之术,非进取之道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战国策》卷二十九  燕策一.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战国策》卷三十  燕策二

一 秦召燕王章   秦召燕王,燕王欲往。苏代约燕王曰:“楚得枳二国亡,齐得宋而国亡,齐、楚不得以有枳、宋事秦者,何也?是则有功者,秦之深雠也。秦取天下,非行义也,暴也。   “秦之行暴于天下,正告楚曰:...(查看全文

《战国策》卷三十一  燕策三

一 齐韩魏共攻燕章   齐、韩、魏共攻燕,燕使太子请救于楚。楚王使景阳将而救之。暮舍,使左右司马各营壁地,已,植表。景阳怒,曰:“所营者,水皆至灭表。此焉可以舍!”乃令徙。明日大雨,山水大出,所营者,水...(查看全文

《战国策》卷三十三  中山策

中山:春秋时鲜虞国,为白狄之别种,战国时称中山。其疆域有今河北省西部高邑、宁晋、元氏、赵县、石家庄、灵寿、平山、行唐、曲阳、唐县、定县一带(据杨宽《战国史》)。初都顾(今河北省定县),后都灵寿(今河北...(查看全文

《战国策》历代战国策序跋

刘向战国策序   护左都水使者光禄大夫臣向言:所校中《战国策》书,中书余卷,错乱相糅莒。又有国别者八篇,少不足。臣向因国别者,略以时次之,分别不以序者以相补,除复重,得三十三篇。本字多误脱为半字,以“赵...(查看全文

《续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十一

◎宋纪一百二十一 ∷起著雍敦牂十月,尽屠维协哈五月,凡八月。   ○高宗受命中兴全功至德圣神武文昭仁宪孝皇帝   绍兴八年金天眷元年   冬,十月,甲寅朔,金以御前管句契丹文字李德固为参知政事。   丙寅,...(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