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贞观政要

贞观七年,授吴王恪齐州都督。太宗谓侍臣曰:"父子之情,岂不欲常相见耶!但家国事殊,须出作藩屏。且令其早有定分,绝觊觎之心,我百年后,使其兄弟无危亡之患也。"

  贞观十一年,侍御史马周上疏曰:"汉、晋以来,诸王皆为树置失宜,不预立定分,以至於灭亡。人主熟知其然,但溺於私爱,故前车既覆而后车不改辙也。今诸王承宠遇之恩有过厚者,臣之愚虑,不惟虑其恃恩骄矜也。昔魏武帝宠树陈思,及文帝即位,防守禁闭,有同狱囚,以先帝加恩太多,故嗣王从而畏之也。此则武帝之宠陈思,適所以苦之也。且帝子何患不富贵,身食大国,封户不少,好衣美食之外,更何所须?而每年别加优赐,会无纪极。俚语曰:'贫不学俭,富不学奢。'言自然也。今陛下以大圣创业,岂惟处置见在子弟而已,当须制长久之法,使万代遵行。"疏奏,太宗甚嘉之,赐物百段。

  贞观十三年,谏议大夫褚遂良以每日特给魏王泰府料物,有逾於皇太子,上疏谏曰:"昔圣人制礼,尊嫡卑庶。谓之储君,道亚霄极,甚为崇重,用物不计,泉货财帛,与王者共之。庶子体卑,不得为例,所以塞嫌疑之渐,除祸乱之源。而先王必本於人情,然后制法,知有国家,必有嫡庶。然庶子虽爱,不得超越嫡子,正礼特须尊崇。如不能明立定分,遂使当亲者疏,当尊者卑,则佞巧之徒,乘机而动,私恩害公,或至乱国。伏惟陛下功超万古,道冠百王,发施号令,为世作法。一日万几或未尽美,臣职谏诤,无容静默。伏见储君料物,翻少魏王,朝野见闻,不以为是。《传》曰:'臣闻爱子教以义方。'忠、孝、恭、俭,义方之谓。昔汉窦太后及景帝并不识义方之理,遂骄恣梁孝王,封四十馀城,苑方三百里,大营宫室,複道弥望,积财钅强巨万计,出警入跸,小不得意,发病而死。宣帝亦骄恣淮阳王,几至於败,赖其辅以退让之臣,仅乃获免。且魏王既新出閤,伏愿恒存礼训,妙择师傅,示其成败;既敦之以节俭,又劝之以文学。惟忠惟孝,因而奖之道德齐礼,乃为良器。此所谓圣人之教,不肃而成者也。"太宗深纳其言。

  贞观十六年,太宗谓侍臣曰:"当今国家何事最急?各为我言之。"尚书右仆射高士廉曰:"养百姓最急。"黄门侍郎刘洎曰:"抚四夷急。"中书侍郎岑文本曰:"《传》称:'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由斯而言,礼义为急。"谏议大夫褚遂良曰:"即日四方仰德,不敢为非,但太子、诸王,须有定分,陛下宜为万代法以遗子孙,此最当今日之急。"太宗曰:"此言是也。朕年将五十,已觉衰怠。既以长子守器东宫,诸弟及庶子数将四十,心常忧虑在此耳。但自古嫡庶无良佐,何尝不倾败家国。公等为朕搜访贤德,以辅储宫,爰及诸王,咸求正士。且官人事王,不宜岁久。岁久则分义情深,非意闚{門俞},多由此作。其王府官寮,勿令过四考。"

  《贞观政要》 唐·吴兢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贞观政要》卷四 太子诸王定分第九 凡四章.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贞观政要》卷四 尊敬师傅第十 凡六章

贞观三年,太子少师李纲,有脚疾,不堪践履。太宗赐步舆,令三卫轝入东宫,诏皇太子引上殿,亲拜之,大见崇重。纲为太子陈君臣父子之道,问寝视膳之方,理顺辞直,听者忘倦。太子尝商略古来君臣名教,竭忠尽节之事。...(查看全文

《贞观政要》卷四 教戒太子诸王第十一 凡七章

贞观七年,太宗谓太子左庶子于志宁、杜正伦曰:"卿等辅导太子,常须为说百姓间利害事。朕年十八,犹在人间,百姓艰难,无不谙练。及居帝位,每商量处置,或时有乖疏,得人谏诤,方始觉悟。若无忠谏者为说,何由行得...(查看全文

《贞观政要》卷四 规谏太子第十二 凡四章

贞观五年,李百药为太子右庶子。时太子承乾颇留意典坟,然闲宴之后,嬉戏过度。百药作《赞道赋》以讽焉,其词曰:   下臣侧闻先圣之格言,尝览载籍之遗则。伊天地之玄造,洎皇王之建国。曰人纪与人纲,资立言与立德...(查看全文

《贞观政要》卷五 孝友第十五 凡五章

司空房玄龄事继母,能以色养,恭谨过人。其母病,请医人至门,必迎拜垂泣。及居丧,尤甚柴毁。太宗命散骑常侍刘洎就加宽譬,遗寝床、粥食、盐菜。   虞世南,初仕隋,历起居舍人,宇文化及杀逆之际,其兄世基时为内...(查看全文

《贞观政要》卷五 公平第十六 凡八章

太宗初即位,中书令房玄龄奏言:"秦府旧左右未得官者,并怨前宫及齐府左右处分之先己。"太宗曰:"古称至公者,盖谓平恕无私。丹朱、商均,子也,而尧、舜废之。管叔、蔡叔,兄弟也,而周公诛之。故知君人者,以天...(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