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前汉纪

十年冬。上行幸甘泉。将军薄昭有罪自杀。张释之为郎。十年不得调用。欲归。袁盎贤之。言于上以为谒者仆射。上幸上林苑。释之从。登虎圈。上问上林尉禽兽簿。尉不能对。虎圈啬夫代尉对。响应无穷。上曰。为吏不当如此邪。诏释之拜啬夫。欲为上林令。释之进曰。陛下以周勃张相如何如人。上曰。长者也。释之曰。此两人称为长者。言事曾未出口。岂若啬夫喋喋利口捷给哉。且秦任刀笔吏。争以苛察相高。故政陵迟至于土崩。今以啬夫口辩而超迁之。臣恐天下随风而争。口辩无实。上之化下。疾于影响。举错不可不察。上曰善。乃止。拜释之为公车令。时梁王来朝。与太子共载。入朝不下司马门。释之禁止不得入朝。劾奏不敬。上乃免冠谢太后曰。教儿子不谨。太后使使承诏赦太子及梁王。乃得入朝。后为中郎将。从上至霸陵。上望北山。凄然伤怀。谓群臣曰。嗟乎。以北山石为椁。用纻絮斫漆。其坚岂可动哉。左右皆曰善。释之进曰。使其中有可欲。虽锢南山犹可隙。使其中无可欲者。虽无石椁。又何戚焉。上称善。

  十一年冬十有一月。上行幸代。春正月。上至自代。夏六月。梁王楫薨。无子。国除。楫。上之少子也。好读书。上爱之。故以贾谊为傅。王堕马薨。谊自伤为傅无状。旦暮哭泣。岁余亦卒。谊时年三十。初河南太守吴公。以谊为门下吏。吴公以治郡第一。征入为廷尉。荐谊为博士。至太中大夫。时年二十余。表陈政事。建立制度。上以谊才任公卿。绛侯灌婴等害之。上乃疏之。后谊为长沙王太傅。谊过湘水。作赋以辞吊屈原。为傅数年。上复思谊。乃征之。上方坐宣室。感鬼神事。与谊言至夜半。移席就之。既罢。上曰。吾久不见贾生。自谓胜之。今见不如也。以为梁王太傅。贾谊谓汉土德。所着述凡五十八篇。匈奴寇边狄道。

  十二年冬十有二月。河决东郡酸枣。溃金堤。春正月。赐诸侯王女邑各三千户。二月。出孝惠后宫美人令得嫁。三月。诏曰。孝弟。天下之大顺也。力田。为生民之本也。三老。众民之师也。廉直。吏民之所表也。朕甚嘉此二三大夫之行。其遣谒者劳赐各有差。及问民所疾苦。是岁吴有马生角在耳前。上向右长三寸半。左角长二寸半。围皆二寸。本志以为吴后举兵为逆之象也。

  十三年夏。除秘祝之官。诏曰。秘祝之官。移过于下。朕弗取。其除之。名山大川。其在诸侯封内。各有自奉祠。天子之官不领。齐及济南国废。令太祝岁时至祠。夏五月。诏除肉刑。时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淳于公有女五人。无男。尝骂其女曰。生女不生男。缓急无有益。小女缇萦自伤泣。乃随父到长安。上书曰。妾父为吏。齐国皆称廉平。今坐法当刑。妾闻夫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赎。虽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由。妾愿没身为官奴。以赎父刑。使得自新。天子悲怜其意。遂下令曰。夫训导不纯。而愚民陷焉。或欲改行为善。其道无由也。夫刑者。至断支体。刻肌肤。终身不复。何其刑之痛而不得理也。其除肉刑。有以易之。遂改定律。六月。诏除民田租。

  荀悦曰。古者什一而税。以为天下之中正也。今汉民或百一而税。可谓鲜矣。然豪彊富人。占田逾侈。输其赋太半。官收百一之税。民收太半之赋。官家之惠。优于三代。豪彊之暴。酷于亡秦。是上惠不通。威福分于豪彊也。今不正其本。而务除租税。适足以资富彊。夫土地者。天下之本也。春秋之义。诸侯不得专封。大夫不得专地。今豪民占田。或至数百千顷。富过王侯。是自专封也。买卖由己。是自专地也。孝武时。董仲舒尝言宜限民占田。至哀帝时。乃限民占田。不得过三十顷。虽有其制。卒不得施行。然三十顷有不平矣。且夫井田之制。宜于民众之时。地广民稀。勿为可也。然欲废之于寡。立之于众。土地既富。列在豪彊。卒而规之。并有怨心。则生纷乱。制度难行。由是观之。若高帝初定天下。及光武中兴之后。民人稀少。立之易矣。就未悉备。井田之法。宜以口数占田。为立科限。民得耕种。不得买卖。以赡民弱。以防兼并。且为制度张本。不亦宜乎。虽古今异制。损益随时。然纪纲大略。其致一也。本志曰。古者建步立亩。六尺为步。步百为亩。亩百为夫。夫三为屋。屋三为井。井方一里。是为九夫。八家共之。一夫一妇。受私田百亩。公田十亩。是为八百八十亩。余二十亩。以为庐舍。出入相交。守望相接。疾病相救。民受田。上田夫百亩。中田夫二百亩。下田夫三百亩。岁更之。换易其处。其家众男为余夫。亦以口受田。如此。士工商家受田。五口乃当农夫一人。有赋有税。税谓公田什一。及工商衡虞之人也。赋谓供车马兵士徒之役也。民年二十受田。六十归田。种谷必杂五种。以备灾害。田中不得有树。以妨五谷。力耕数芸。收获如寇盗之至。还庐种桑。菜茹有畦。瓜瓠果蓏。殖于疆畔。鸡豚狗豕。无失其时。女修蚕织。五十则可以衣帛。七十可以食肉。五家为比。五比为闾。四闾为族。五族为党。五党为州。五州为乡。万二千五百户。比长位下士。自此已上。稍登一级。至乡为卿矣。于是闾有序而乡有庠。序以明教。庠以行礼。而视化焉。春令民毕出于野。其诗云。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则冬毕入于邑。其诗云。嗟我父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春则出。民闾首平旦坐于右垄。比长坐于左垄。毕出而后归。夕亦如之。入者必持薪樵。轻重相分。斑白不提挈。冬则民既入。妇人同巷。夜绩女工。一月得四十五功。必相从者。所以省费烛火。同巧拙而合习俗也。男女有不得其所者。因而相与歌咏。各言其情。是月余子。以在序室。八岁入小学。学六家四方五行书计之事。十五入大学。学先王礼乐。而知君臣之礼。其秀异者移乡学。学于庠序之异者移于国学。学乎小学。诸侯岁贡小学之异者。移于天子之学。学于太学。命曰造士。然后爵命焉。孟春之月。群后将散。行人振木铎以徇于路。以采诗献之太师。比其音律。以闻于天子。三年耕则余一年之畜。故三年有成。成此功也。故王者三载考绩。三考黜陟。九年耕。余三年之食。进业日升。谓之升平。三升曰泰。二十七年。余九年食。谓之太平。而王业大成。刑措不用。王道兴矣。故语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书曰。天秩有礼。天罚有罪。故圣人因天秩而制五礼。因天罚而制五刑。建司马之官。设六军之众。因井田而制军赋。地方一里为井。井十为通。通十为成。成方十里。成十为众。众十为同。同方百里。同十为封。封十为畿。畿方千里。故四井为邑。邑四为丘。丘十六井。有戎马一匹。牛三头。四丘为甸。甸六十四井。有戎马四匹。兵车一乘。牛十二头。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干戈备具。是谓司马之法。一同百里。堤封万井。除山川坑堑城池邑居园囿街路。三千六百井。定出赋六千四百井。戎马四百匹。兵车百乘。此卿大夫菜地之大者。是谓百乘之家。一封三百六十六里。堤封十万井。定出赋六万四千井。戎马四千匹。兵车千乘。此诸侯之大者。谓之千乘之国。天子畿方千里。堤封百万井。定出赋六十四万井。戎马四万匹。兵车万乘。戎马车徒干戈素具。春振旅以搜。夏茇舍以苗。秋治兵以狝。冬大阅以狩。皆于农隙以讲事焉。五国为属。属有长。十国为连。连有率。三十国为卒。卒有正。二百一十国为州。州有牧。牧有连。卒比年简车徒。卒正三年简舆徒。群牧五年大简舆徒。此先王制土定业。班民设教。立武足兵之太法也。上过渭桥。有人在桥下。乘舆马惊。捕之属廷尉。释之讯之。曰。远县人也。闻跸匿桥下久。已为行过。即出。见车骑即走耳。释之奏犯跸罚金。上怒曰。此人亲惊吾马。马赖和柔。即令他马固不伤败我乎。释之奏曰。法者天子之所与。天下共之。今如重之。是法不信于民。廷尉天下之平。今一倾。天下用法皆为之轻重。民安措其足乎。上曰善。廷尉当如是也。其后有人盗高庙坐前玉环者。下廷尉。奏当弃市。上大怒曰。此人无道。乃盗先帝器。吾欲置之族矣。释之曰。法如是足矣。而有万一。愚人取长陵一坏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上乃许之。曰廷尉当如是也。释之以议法公平。甚重于朝廷。尝公卿大会。立庭中。有王生者年老矣。善为黄老言。以处士召见顾谓释之曰。为我结□。释之跪而结之。既罢。或以责王生。王生曰。吾老矣。且贱。自度终无益于张廷尉。张廷尉方为名臣。故使结□。欲以重之。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前汉纪》前汉孝文皇帝纪下卷第八.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贞观政要》卷三 封建第八 凡二章

贞观元年,封中书令房玄龄为邗国公,兵部尚书杜如晦为蔡国公,吏部尚书长孙无忌为齐国公,并为第一等,食邑实封一千三百户。皇从父淮安王神通上言:"义旗初起,臣率兵先至,今玄龄等刀笔之人,功居第一,臣窃不服。...(查看全文

《新元史》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八十三

张惠 石天麟 杨湜 张昉 张天佑 高觿 张九思 郝彬 王伯胜  张惠,字廷杰,成都新繁人。大兵入蜀,惠年十四,被俘至杭海。居数年,尽通诸国语,孟速思爱其才而荐之,入侍世祖藩邸。以谨敏称,赐名兀鲁忽讷特。世祖即...(查看全文

《新元史》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八十五

王恽 逊志 高呜 王思廉荆玩恒 马绍 阎复 王倚 高克恭 夹谷之奇 臧梦解 燕公楠 白恪 李衎 张伯淳  王恽,字仲谋,卫辉汲县人。父天铎,金户部主事,著《易学集说》,为名儒。  恽好学,善属文。史天泽将兵过卫,...(查看全文

《新元史》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八十六

程钜夫 袁桷  程钜夫,名文海,避武宗御名,以字行。其先,自徽州徙郢州京山后又徙建昌。宋德祐元年,钜夫叔父飞卿,以军器监知建昌军,大兵至,迎降。钜夫入为质子,授宣武将军、管军千户。世祖召见,问:“宋何以...(查看全文

《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下

武都郡,武帝元鼎六年置。莽曰乐平。户五万一千三百七十六,口二十三万五千五百六十。县九:武都,东汉水受氐道水,一名沔,过江夏,谓之夏水,入江。天池大泽在县西。莽曰循虏。上禄,故道,莽曰善治。河池。泉街水...(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