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前汉纪

初。高后命孝惠张皇后。取后宫美人子养之。而杀其母。以为太子。立为皇帝。皇帝年幼。高后临朝称制。立兄子台为楚王。台弟产为梁王。禄为赵王。封诸吕六人为列侯。高皇后将王诸吕。问右丞相王陵。王陵曰。高皇帝定天下。刑白马而盟曰。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问左丞相陈平太尉周勃。平勃对曰。高帝定天下王诸刘。今陛下称制王诸吕。无所不可。后喜罢朝。陵让平勃曰。诸君背要。何面目见高帝于地下。勃曰。面折廷争。臣不如君。安汉社稷。君不如臣。后乃左迁陵为帝太傅。实夺之相权。陵谢病免。杜门不出。冬十一月。徙丞相陈平为右丞相。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食其。沛人也。初吕后获于楚。食其常以舍人侍得幸。及为丞相。不典治相。监宫中事。加郎中令。群臣皆因决事。先是或毁食其于惠帝。惠帝欲诛之。平原君朱建为说惠帝幸臣闳籍孺曰。君幸于帝。天下莫不闻者。今辟阳侯幸于太后而下吏。道路皆言君谗之。今日辟阳诛。明日太后含怒。亦诛君耳。于是籍孺惧。入言于帝而出之。朱建者。故黥布相也。布之反。建谏止之。高帝赐建号平原君。建为人口辩。初名廉直。行不苟合。辟阳侯欲交建。建不肯。及建母死家贫。无以收葬。陆贾乃见辟阳侯。贺曰平原君母死。辟阳侯曰。平原君母死。何乃贺我。贾曰。平原君必不知君者为其母。今其母死家贫。无以葬之。君诚能厚送葬之。则彼为君死矣。食其乃奉百金。列侯贵人以食其故。往赠送之凡百金。而建受之。及吕氏之诛。其卒见全者。皆建之力也。后淮南厉王长诛食其。建以食其客故事及之。建自杀。

  元年春正月。诏曰。孝惠帝欲除三族罪及妖言令。议未决而崩。今除之。赐民爵户一级。夏五月丙申。赵王宫中丛台灾。立孝惠美人子五人。彊为淮阳王。不疑为恒山王。弘为襄城侯。朝为轵侯。武为壶关侯。秋七月。桃李花。高后怒御史大夫赵尧之为赵王谋也。免尧官抵罪。上党太守任敖为御史大夫。

  二年春正月。诏班序列侯功臣位次。藏于高庙。世世勿绝嗣。二月乙卯晦。地震。羌道武都道山崩。夏六月日蚀。秋七月。恒山王不疑薨。立襄城侯弘为恒山王。行五铢钱。钱之制夏殷以前无文焉。周制则有文。凡钱外圆内方。轻重以铢。周景王以钱轻。更铸大钱文曰宝货。肉好外有周郭。秦钱文曰半两。重如其文。汉兴复轻之。齐悼惠王子章入宿卫。封朱虚侯。

  三年夏。江水汉水溢。流四千余家。秋星昼见。伊水落水溢。流千六百余家。汝水溢。流八百余家。其在洪范。为水不润下。

  四年夏四月。少帝出怨言。知高后杀其母。后乃幽之于永巷。诏曰。皇帝久病昏乱。不能奉宗庙。废之。五月。立恒山王弘为皇帝。

  五年。春三月。南越王尉佗。自称南越武帝。是时禁南越关中市铁器。尉佗曰。先帝与我通使勿绝。今高后听谗臣之言。别异蛮夷。此必长沙王计。欲倚中国击灭南越。自以为功。乃自称越帝。欲攻长沙。秋八月。淮阳王彊薨。九月。发河东上党骑屯北地。备匈奴。

  六年春星昼见。夏四月。赦天下。秩长陵令二千石。六月。匈奴寇狄道。攻河阳。行五分钱。朱虚侯弟兴居封东牟侯。皆入宿卫。

  七年冬十二月。匈奴寇狄道春正月赵王友死于邸。吕氏女为赵王后王后妒。谗王于高后曰。吕氏安得王。太后百年后。吾必击之。高后怒之。至邸。令卫士围之。不得食遂幽死。以民礼葬之长安。谥为幽王。后徙梁王恢为赵王。己丑晦。日有食之。既在营室九度。为宫室之中。高后恶之。曰此为我也。星传曰。日者、德也。月者、刑也。日食修德。月食修刑。则灾异消矣。诗云。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国无政。曷用其良。言人君失政。则日月失行。中道南曰黄道。南至东井。北至牵牛。东至角。西至娄。夏至日至东井。去极近。故晷短。立八尺之表。而晷长一尺五寸八分。冬至日至于牵牛。去极远。故晷长。立八尺之表。而晷长一丈三尺一寸四分。春分西至娄。去极中。秋分东至角。去极中。立八尺之表。而晷长七尺三寸六分。日为阳。阳用事。则日进而北。昼进而长。阳胜故为温暑。阴用事。则日退而南。昼退而短。阴胜故为寒凉。洪范曰。日月之行。则有冬有夏有寒有暑。此之谓也。至若南北失度。晷进而长则为寒。退而短则为暑。人君急则日晷进而疾。舒则日晷退而缓。故曰急恒寒若。豫恒燠若。一曰晷长为潦若。晷短为旱若。奢为扶。扶者邪臣进。正直疏。君子不足。奸人有余。月有九行。黑道二出黄道北。赤道二出黄道南。白道二出黄道西。青道二出黄道东。立春春分从青道。立夏夏至从赤道。立秋秋分从白道。立冬冬至从黑道。然一决之于房从中道。若月失道而妄行。出阳道则旱风。出阴道则阴雨。箕轸之星为风。毕星为雨。故月失度。入箕轸则多风。入毕星则多雨。洪范曰。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月之从星。则以风雨。诗云。月离于毕。俾滂沱矣。言多雨也。凡灾异所起。或分野之国。角亢氐。韩郑也。房心。宋也。尾箕。燕也。斗牛。吴也。牵牛须女。越也。虚危。齐也。营室东壁。卫也。奎娄。鲁也。胃昴毕。赵也。觜参。魏也。东井鬼。秦也。柳星张。周也。翼轸。楚也。

  荀悦曰。凡三光精气变异。此皆阴阳之精也。其本在地。而上发于天也。政失于此。则变见于彼。由影之象形。响之应声。是以明王见之而悟。敕身正己。省其咎。谢其过。则祸除而福生。自然之应也。诗云。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其详难得而闻矣。岂不然乎。灾祥之报。或应或否。故称洪范咎征。则有尧汤水旱之灾。称消灾复异。则有周宣云汉。宁莫我听。称易积善有庆。则有颜冉夭疾之凶。善恶之效。事物之类。变化万端。不可齐一。是以视听者惑焉。若乃禀自然之数。揆性命之理。稽之经典。校之古今。乘其三势。以通其精。撮其两端。以御其中。参伍以变。错综其纪。则可以髣佛其咎矣。夫事物之性。有自然而成者。有待人事而成者。有失人事不成者。有虽加人事终身不可成者。是谓三势。凡此三势。物无不然。以小知大。近取诸身。譬之疾病。不治而自瘳者。有治之则瘳者。有不治则不瘳者。有虽治而终身不可愈者。岂非类乎。昔虢太子死。扁鹊治而生之。鹊曰。我非能治死为生也。能使可生者生耳。然太子不遇鹊。亦不生矣。若夫膏肓之疾。虽医和亦不能治矣。故孔子曰。死生有节。又曰不得其死。然又曰幸而免。死生有节。其正理也。不得其死。未可以死而死。幸而免者。可以死而不死。凡此皆性命三势之理。推此以及教化。则亦如之何哉。人有不教而自成者。待教而成者。无教化则不成者。有加教化而终身不可成者。故上智下愚不移。至于中人。可上下者也。是以推此以及天道。则亦如之。灾祥之应。无所谬矣。故尧汤水旱者。天数也。洪范咎征。人事也。鲁僖澍雨。乃可救之应也。周宣旱应。难变之势也。颜冉之凶。性命之本也。犹天回日转。大运推移。虽日遇祸福。亦在其中矣。今人见有不移者。因曰人事无所能移。见有可移者。因曰无天命。见天人之殊远者。因曰人事不相干。知神气流通者。人共事而同业。此皆守其一端。而不究终始。易曰。有天道焉。有地道焉。有人道焉。言其异也。兼三才而两之。言其同也。故天人之道。有同有异。据其所以异而责其所以同。则成矣。守其所以同而求其所以异。则弊矣。孔子曰。好智不好学。其弊也荡。末俗见其纷乱事变乖错。则异心横出。而失其所守。于是放荡反道之论生。而诬神非圣之议作。夫上智下愚。虽不移。而教之所以移者多矣。大数之极虽不变。然人事之变者亦众矣。且夫疾病有治而未瘳。瘳而未平。平而未复。教化之道。有教而未行。行而未成。成而有败。故气类有动而未应。应而未终。终而有变。迟速深浅。变化错于其中矣。是故参差难得而均矣。天地人物之理。莫不同之。凡三势之数。深不可识。故君子尽心力焉。以任天命。易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其此之谓乎。吕产为相国。吕禄为上将军。立营陵侯刘泽为琅邪王。泽高帝族昆弟。本以将军击陈豨有功。故封齐。齐人田生尝游乏资。以干泽。泽以三百金为田生寿。乃谓太后所幸中谒者张释卿曰。太后欲王诸吕。及重自发之。恐大臣不听。今释卿最幸于太后。何不讽大臣以闻太后。太后必喜。吕氏既王。万户侯亦释卿有。释卿从之。诸吕已为王。高后赐释卿金千斤。释卿以其半进田生。田生不受。又说曰。吕氏之王也。大臣未服。今刘泽于诸刘长。大臣所信。独不见用。常有觖望也。今令太后裂地十余县以王之。彼喜而去。诸吕王益固矣。遂封泽为琅邪王。夏五月。尊昭灵夫人为昭灵后。武哀侯为武哀王。高帝姊宣成夫人为昭哀后。六月。赵王恢自杀。吕产女为赵王后。后宫皆诸吕女也。擅权。王不得自恣。王有爱姬。王后鸩而杀之。王怒。悲忧自杀。吕后以为用妇人言故自杀。无思奉宗庙之礼。废其嗣。朱虚侯章怒吕氏专权。侍宴。高后令章为酒令。章自请曰。臣将种也。请以军法行酒令。后可之。酒酣。章进起舞曰。请为太后作归田之歌。皇太后笑曰。汝安知田事。试说之。曰。深耕穊植。立苗欲疏。非其类者。钳而去之。高后嘿然。有顷。诸吕有一人亡酒。章追斩之。太后及诸左右大惊。以前许章军法。无以罪也。因罢。自是诸吕惮章。大臣皆依朱虚侯兄弟以为彊。是时大臣忧诸吕之乱。陆贾说陈平周勃曰。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将相和则权不分。今为社稷计。在二君掌握耳。何不能交太尉勃乎。以千金为太尉结欢。勃亦如之。遂戳力同心。平乃赐贾金五百斤。僮百人。八月。燕王建薨。南越侵长沙。遣隆虑侯周灶将兵击之。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前汉纪》前汉高后纪卷第六.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前汉纪》前汉孝文皇帝纪上卷第七

初大臣迎王于代。郎中令张武议曰。大臣未可信。王宜称疾无行。以观其变。中尉宋昌曰。群臣之议皆非也。夫秦失其政。豪杰并起。然卒践天子位者。刘氏也。天下绝其望。一也。高帝王子弟。犬牙相制。所谓盘石之宗也。天...(查看全文

《前汉纪》前汉孝昭皇帝纪卷第十六

皇帝戊辰即位。年八岁。谒高庙。三月甲申。孝武帝葬茂陵。帝姊鄂邑公主益汤沐邑。为长公主。供养省中。大将军霍光秉政。领尚书事。车骑将军金日磾。左将军上官桀副焉。夏六月。赦天下。秋七月。有星孛于东方。济北王...(查看全文

《前汉纪》前汉孝成皇帝纪卷第二十七

元延元年春正月。长安章城门牡自亡。函谷关亦然。谷永对曰。章城门通路寝之门。函谷关距山东之险。城关守国之固。固将去焉。故门牡自飞。壬戌。王商复为大司马卫将军。三月。行幸雍。祀五畤。四月。天清晏然无云。殷...(查看全文

《贞观政要》卷三 君臣鉴戒第六 凡七章

贞观三年,太宗谓侍臣曰:"君臣本同治乱,共安危,若主纳忠谏,臣进直言,斯故君臣合契,古来所重。若君自贤,臣不匡正,欲不危亡,不可得也。君失其国,臣亦不能独全其家。至如隋炀帝暴虐,臣下钳口,卒令不闻其过...(查看全文

《战国策》卷十六  楚策三

一 苏子谓楚王章   苏子谓楚王曰:“仁人之于民也,爱之以心,事之以善言。孝子之于秦也,爱之以心,事之以财。忠臣之于君也,必进贤人以辅之。今[大]王之(大臣)父兄,好伤贤以为资,厚赋敛诸臣、百姓,使王见疾于...(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