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唐律疏议

【疏】議曰:賊盜律者,魏文侯時,里悝首制法經,有盜法、賊法,以為法之篇目。自秦漢逮至後魏,皆名賊律、盜律。北齊合為賊盜律。後周為劫盜律,復有賊叛律。隋開皇合為賊盜律,至今不改。前禁擅發兵馬,此須防止賊盜,故次擅興之下。

  248 諸謀反及大逆者,皆斬;父子年十六以上皆絞,十五以下及母女、妻妾、子妻妾亦同。祖孫、兄弟、姊妹若部曲、資財、田宅並沒官,男夫年八十及篤疾、婦人年六十及廢疾者並免;餘條婦人應緣坐者,準此。伯叔父、兄弟之子皆流三千里,不限籍之同異。

  【疏】議曰:人君者,與天地合德,與日月齊明,上祗寶命,下臨率土。而有狡豎凶徒,謀危社稷,始興狂計,其事未行,將而必誅,即同真反。名例:「稱謀者,二人以上。若事已彰明,雖一人同二人之法。」大逆者,謂謀毀宗廟、山陵及宮闕。反則止據始謀,〔一〕大逆者謂其行訖,故謀反及大逆者皆斬,父子年十六以上皆絞。言「皆」者,罪無首從。十五以下及母女、妻妾,注云「子妻妾亦同」,祖孫、兄弟、姊妹,若部曲、資財、田宅,並沒官。部曲不同資財,故特言之。部曲妻及客女,並與部曲同。〔二〕奴婢同資財,故不別言。男夫年八十及篤疾,婦人年六十及廢疾,並免緣坐。注云「餘條婦人應緣坐者,準此」,謂「謀叛已上道」及「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并「告賊消息」,此等之罪,緣坐各及婦人,其年六十及廢疾亦免。故云「婦人應緣坐者,準此」。「伯叔父、兄弟之子,皆流三千里,不限籍之同異」,雖與反逆人別籍,得罪皆同。若出繼同堂以外,即不合緣坐。〔三〕

  即雖謀反,詞理不能動眾,威力不足率人者,亦皆斬;謂結謀真實,而不能為害者。若自述休徵,假託靈異,妄稱兵馬,虛說反由,傳惑眾人而無真狀可驗者,自從祅法。父子、母女、妻妾並流三千里,資財不在沒限。其謀大逆者,絞。

  【疏】議曰:即雖謀反者,謂雖構亂常之詞,不足動眾人之意;雖騁凶威若力,不能驅率得人;雖有反謀,無能為害者:亦皆斬。父子、母女、妻妾並流三千里,資財不在沒限。注云「謂結謀真實,而不能為害者」。〔四〕若自述休徵,言身有善應;或假託靈異,妄稱兵馬;或虛論反狀,妄說反由:如此傳惑眾人,而無真狀可驗者,「自從祅法」,謂一身合絞,妻子不合緣坐。「謀大逆者,絞」,上文「大逆」即據逆事已行,此為謀而未行,唯得絞罪。律不稱「皆」,自依首從之法。

  問曰:反、逆人應緣坐,其妻妾據本法,雖會赦猶離之、正之;其繼、養子孫依本法,雖會赦合正之。準離之、正之,即不在緣坐之限。反、逆事彰之後,始訴離之、正之,如此之類,並合放免以否?

  答曰:刑法慎於開塞,一律不可兩科,執憲履繩,務從折中。違法之輩,已汨朝章,雖經大恩,法須離、正。離、正之色,即是凡人。離、正不可為親,須從本宗緣坐。

  249 諸緣坐非同居者,資財、田宅不在沒限。雖同居,非緣坐及緣坐人子孫應免流者,各準分法留還。老、疾得免者,各準一子分法。

  【疏】議曰:「緣坐非同居者」,謂謀反、大逆人親伯叔兄弟已分異訖,〔五〕田宅、資財不在沒限。雖見同居,準律非緣坐,謂非期以上親及子孫,其祖母及伯叔母、姑、兄弟妻,各謂無夫者,律文不載,並非緣坐。其「緣坐人子孫」,謂伯叔子及兄弟孫,據律亦不緣坐。「各準分法留還」,謂未經分異,犯罪之後,並準戶令分法。其孫婦,雖非緣坐,夫沒即合歸宗,準法不入分限。注云「老、疾得免者」,男夫年八十及篤疾,婦人年六十及廢疾,各準戶內應分人多少,人別得準一子分法留還。

  問曰:「老疾得免者,各準一子分法。」假有一人年八十,有三男、十孫,或一孫反逆,或一男見在;或三男俱死,唯有十孫。老者若為留分?

  答曰:男但一人見在,依令作三男分法,添老者一人,即為四分。若三男死盡,依令諸子均分,老人共十孫為十一分,留一分與老者,是為「各準一子分法」。

  若女許嫁已定,歸其夫。出養、入道及娉妻未成者,不追坐。出養者,從所養坐。道士及婦人,若部曲、奴婢,犯反逆者,止坐其身。

  【疏】議曰:「女許嫁已定」,謂有許婚之書及私約,或已納娉財,雖未成,皆歸其夫。「出養」,謂男女為人所養。「入道」,謂為道士、女官,若僧、尼。「娉妻未成者」,雖克吉日,男女未相見,並不追坐。出養者,從所養家緣坐,不涉本生。「道士及婦人」,稱道士,僧、尼亦同;婦人不限在室及出嫁、入道。若部曲、奴婢者,奴婢不限官、私。「犯反逆者,止坐其身」,自道士以下,若犯謀反、大逆,並無緣坐,故云「止坐其身」。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唐律疏议》故唐律疏議卷第十七賊盜 凡一十三條.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唐会要》唐会要卷十七

祭器议   永徽二年。礼部尚书许敬宗议笾豆之数曰。谨按光禄式。祭天地日月岳镇海渎先蚕等。笾豆各四。宗庙。笾豆各十二。社稷先农等。笾豆各九。风师雨师等。笾豆各二。寻此式文。事实乖戾。社稷多于天地。似不贵多...(查看全文

《后汉书》卷四十二 光武十王列传第三十二

光武皇帝十一子:郭皇后生东海恭王彊、沛献王辅、济南安王康、阜陵质王延、中山简王焉,许美人生楚王英,光烈皇后生显宗、东平宪王苍、广陵思王荆、临淮怀公衡、琅邪孝王京。   东海恭王彊。建武二年,立母郭氏为皇...(查看全文

《汉书》卷四十七文三王传第十七

孝文皇帝四男:窦皇后生孝景帝、梁孝王武,诸姬生代孝王参、梁怀王揖。   梁孝王武以孝文二年与太原王参、梁王揖同日立。武为代王,四年徙为淮阳王,十二年徙梁,自初王通历已十一年矣。   孝王十四年,入朝。十...(查看全文

《隋书》卷十八 志第十三

◎律历下   开皇二十年,袁充奏日长影短,高祖因以历事付皇太子,遣更研详著日长之候。太子征天下历算之士,咸集于东宫。刘焯以太子新立,复增修其书,名曰《皇极历》,驳正胄玄之短。太子颇嘉之,未获考验。焯为太...(查看全文

《魏书》卷九十二 列传列女第八十◎崔览妻封氏 封卓妻刘氏 魏溥妻房氏 胡长命妻张氏 平

夫妇人之事,存于织纴组紃、酒浆醯醢而已。至如嫫训轩宫,娥成舜业,涂山三母,克昌二邦,殆非匹妇之谓也。若乃明识列操,文辩兼该,声自闺庭,号显列国,子政集之于前,元凯编之于后,随时缀录,代不乏人。今书魏世...(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