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吴越春秋

王僚使公子光传第三

  二年,王僚使公子光伐楚,以报前来诛庆封也。吴师败而亡舟。光惧,因舍,复得王舟而还。光欲谋杀王僚,未有所与合议,阴求贤,乃命善相者为吴市吏。

  五年,楚之亡臣伍子胥来奔吴。伍子胥者,楚人也,名员。员父奢,兄尚。其前名曰伍举。以直谏事楚庄王。

  王即位三年,不听国政,沉湎于酒,淫于声色。左手拥秦姬,右手抱越女,身坐钟鼓之间而令曰:"有敢谏者,死!"于是伍举进谏曰:"有一大鸟集楚国之庭,三年不飞亦不鸣。此何鸟也?"于是庄王曰:"此鸟不飞,飞则冲天;不鸣,鸣则惊人。"伍举曰:"不飞不鸣,将为射者所图,弦矢卒发,岂得冲天而惊人乎?"于是庄王弃其秦姬越女,罢钟鼓之乐;用孙叔敖任以国政。遂霸天下,威伏诸侯。

  庄王卒,灵王立。建章华之台。与登焉。王曰:"台美。"伍举曰:"臣闻国君服宠以为美,安民以为乐,克听以为聪,致远以为明。不闻以土木之崇高,虫镂之刻画,金石之清音,丝竹之凄唳以之为美。前庄王为抱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木不妨守备,用不烦官府,民不败时务,官不易朝常。今君为此台七年,国人怨焉,财用尽焉,年榖败焉,百姓烦焉,诸侯忿怨,卿士讪谤:岂前王之所盛,人君之美者耶?臣诚愚不知所谓也。灵王即除工去饰,不游于台。由是伍氏三世为楚忠臣。

  楚平王有太子名建,平王以伍奢为太子太傅,费无忌为少傅。平王使无忌为太子娶于秦,秦女美容,无忌报平王,曰:"秦女天下无双,王可自取。"王遂纳秦女为夫人而幸爱之,生子珍;而更为太子娶齐女。无忌因去太子而事平王。深念平王一旦卒而太子立,当害己也,乃复谗太子建。建母蔡氏无宠,乃使太子守城父,备边兵。

  顷之,无忌日夜言太子之短,曰:"太子以秦女之故,不能无怨望之心,愿王自备。太子居城父将兵,外交诸侯,将入为乱。"平王乃召伍奢而按问之。奢知无忌之谗,因谏之,曰:"王独奈何以谗贼小臣而疏骨肉乎?"无忌承宴复言曰:"王今不制,其事成矣,王且见擒。"平王大怒,因囚伍奢,而使城父司马奋扬往杀太子。奋扬使人前告太子急去,不然将诛。三月,太子奔宋。

  无忌复言平王曰:"伍奢有二子,皆贤,不诛且为楚忧。可以其父为质而召之。"

  王使使谓奢曰:"能致二子则生,不然,则死。"

  伍奢曰:"臣有二子,长曰尚,少曰胥。尚为人慈温仁信,若闻臣召辄来。胥为人少好于文,长习于武,文治邦国,武定天下,执纲守戾,蒙垢受耻,虽冤不争,能成大事。此前知之士,安可致耶?"

  平王谓伍奢之誉二子,即遣使者驾驷马,封函印绶往许召子尚、子胥。令曰:"贺二子父奢以忠信慈仁去难就免。平王内惭囚系忠臣,外愧诸侯之耻,反遇奢为国相,封二子为侯,尚赐鸿都侯,胥赐盖侯,相去不远三百余里。奢久囚系,忧思二子,故遣臣来奉进印绶。"

  尚曰:"父系三年,中心切怛,食不甘味,尝苦饥渴,昼夜感思,忧父不活,惟父获免,何敢贪印绶哉?"

  使者曰:"父囚三年,王今幸赦,无以赏赐,封二子为侯。一言当至,何所陈哉?"

  尚乃入报子胥,曰:"父幸免死,二子为侯,使者在门,兼封印绶,汝可见使。"

  子胥曰:"尚且安坐,为兄卦之。今日甲子,时加于巳,支伤日下,气不相受。君欺其臣,父欺其子。今往方死,何侯之有?"

  尚曰:"岂贪于侯,思见父耳。一面而别,虽死而生。"

  子胥曰:"尚且无往。父当我活,楚畏我勇,势不敢杀;兄若误往,必死不脱。"

  尚曰:"父子之爱,恩从中出,徼幸相见,以自济达。"

  于是子胥叹曰:"与父俱诛,何明于世,冤仇不除,耻辱日大。尚从是往,我从是决。"

  尚泣曰:"吾之生也,为世所笑,终老地上,而亦何之?"不能报仇,毕为废物。汝怀文武,勇于策谋,父兄之仇,汝可复也。吾如得返,是天祐之,其遂沉埋,亦吾所喜。"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吴越春秋》吴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传第三).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后汉纪》光武皇帝纪卷第三

  建武元年(乙酉、二五)  春正月,邓禹攻安邑。  王匡、成丹、刘均等合兵十余万,共击禹。禹与战不利,骁骑将军樊崇临阵死。会日暮,兵疲,韩歆及诸将见战败而敌盛,皆谏禹,欲夜去,禹不听。明且癸〔亥〕(...(查看全文

《前汉纪》前汉高祖皇帝纪卷第三

四年冬十月。韩信将伐齐。闻既和欲还。蒯通说信曰。将军受诏击齐。未有诏止。何以得无行乎。且郦生一儒士。仗轼下齐七十余城。将军以数十万众。乃下赵五十余城。劳苦将士数年。反不如一竖儒之功乎。信遂袭齐。齐王以...(查看全文

《贞观政要》卷二 任贤第三 凡八章

◎房玄龄 杜如晦 魏徵 王珪 李靖 虞世南 李勣 马周   房玄龄,齐州临淄人也。初仕隋,为隰城尉。坐事,除名徙上郡。太宗徇地渭北,玄龄杖策谒於军门,太宗一见,便如旧识,署渭北道行军记室参军。玄龄既遇知己,遂...(查看全文

《后汉书》卷四十上 班彪列传第三十上 自东都主人以下分为下卷

班彪字叔皮,扶风安陵人也。祖况,成帝时为越骑校尉。父稚,哀帝时为广平太守。   彪性沈重好古。年二十余,更始败,三辅大乱。时隗嚣拥众天水,彪乃避难从之。嚣问彪曰:"往者周亡,战国并争,天下分裂,数世然后...(查看全文

《后汉书》卷四十下 班彪列传第三十下

主人喟然而叹曰:"痛乎风俗之移人也!子实秦人,矜夸馆室,保界河山,信识昭、襄而知始皇矣,恶睹大汉之云为乎?夫大汉之开原也,奋布衣以登皇极,繇数期而创万世,盖六籍所不能谈,前圣靡得而言焉。当此之时,功有...(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