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吴越春秋

吴王寿梦传第二

  寿梦元年,朝周,适楚,观诸侯礼乐。鲁成公会于钟离,深问周公礼乐,成公悉为陈前王之礼乐,因为咏歌三代之风。寿梦曰:"孤在夷蛮,徒以椎髻为俗,岂有斯之服哉!"因叹而去,曰:"於乎哉,礼也!"

  二年,楚之亡大夫申公巫臣适吴,以为行人。教吴射御,导之伐楚。楚庄王怒,使子反将,败吴师。二国从斯结仇。于是吴始通中国而与诸侯为敌。

  五年,伐楚,败子反。

  十六年,楚恭王怨吴为巫臣伐之也,乃举兵伐吴,至衡山而还。

  十七年,寿梦以巫臣子狐庸为相,任以国政。

  二十五年,寿梦病将卒。有子四人:长曰诸樊,次曰余祭,次曰余昧,次曰季札。季札贤,寿梦欲立之,季札让,曰:"礼有旧制,奈何废前王之礼,而行父子之私乎?"

  寿梦乃命诸樊曰:"我欲传国及札,尔无忘寡人之言。"诸樊曰:"周之太王知西伯之圣,废长立少,王之道兴。今欲授国于札,臣诚耕于野。"王曰:"昔周行之德,加于四海,今汝于区区之国,荆蛮之乡,奚能成天子之业乎?且今子不忘前人之言,必授国以次及于季札。"诸樊曰:"敢不如命?"

  寿梦卒,诸樊以适长摄行事,当国政。

  吴王诸樊元年,已除丧,让季札,曰:"昔前王未薨之时,尝晨昧不安,吾望其色也,意在于季札。又复三朝悲吟而命我曰:"吾知公子札之贤,欲废长立少。"重发言于口。虽然我心已许之,然前王不忍行其私计,以国付我,我敢不从命乎?今国者,子之国也,吾愿达前王之义。"

  季札谢曰:"夫适长当国,非前王之私,乃宗庙社稷之制,岂可变乎?"

  诸樊曰:"苟可施于国,何先王之命有!太王改为季历,二伯来入荆蛮,遂城为国,周道就成,前人诵之不绝于口,而子之所习也。"

  札复谢曰:"昔曹公卒,废存适亡,诸侯与曹人不义而立于国。子臧闻之,行吟而归。曹君惧,将立子臧,子臧去之,以成曹之道。札虽不才,愿附子臧之义。吾诚避之。"

  吴人固立季札,季札不受而耕于野,吴人舍之。诸樊骄恣,轻慢鬼神,仰天求死。将死,命弟余祭曰:"必以国及季札。"乃封季札于延陵,号曰延陵季子。

  余祭十二年,楚灵王会诸侯伐吴,围朱方,诛庆封。庆封数为吴伺祭,故晋楚伐之也。吴王余祭怒曰:"庆封穷来奔吴,封之朱方,以效不恨士也。"即举兵伐楚,取二邑而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吴越春秋》吴越春秋(吴王寿梦传第二).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唐会要》唐会要卷四

储君   太子建成。高祖长子。武德元年六月七日。册为皇太子。九年六月四日。伏法。追封息王。初。武德元年六月。万年县法曹孙伏伽上疏谏曰。臣闻性相近而习相远。以其所好相染故也。皇太子及诸王等左右群僚。不可不...(查看全文

《唐会要》唐会要卷四十六

前代功臣   永徽三年九月。诏以周司沐大夫裴融。赠尚书左丞封孝琰。有功前代。擢其子孙旌之。   其年五月诏。隋仪同三司豆卢毓。御史中丞游楚客。齐侍中崔季舒。给事黄门侍郎裴泽。并标忠烈。其子孙令所司量材叙...(查看全文

《后汉纪》孝桓皇帝纪上卷第二十一

  建和元年(丁亥、一四七)  春正月戊午,大赦天下。赐男子爵各有差;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贞妇帛,人三匹。  二月,黄龙见谯。  夏四月庚寅,京兆地震〔一〕。〔一〕 范书桓帝纪作“京师地震”...(查看全文

《前汉纪》前汉高祖皇帝纪卷第二

汉元年冬十月。五星聚于东井。从岁星也。东井。秦之分野。五星所聚。是谓易行。有德者昌。无德者殃。沛公至霸上。秦王子婴素车白马。系颈以组。奉皇帝玺降于轵道旁。沛公执之以属吏。于是秦遂亡矣。本传曰。贾生之过...(查看全文

《战国策》序

《战国策》一书,记载了战国时代各国的历史事实和故事传说,有史料价值,也有文学价值。至西汉末年,书中篇简有零乱缺失情况,刘向遂加以整理,定为三十三篇。尔后,历代传抄传刻,又多有讹误。虽然经过学者多次校注...(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