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后汉演义

    第三十三回 登燕然山夸功勒石 闹洛阳市渔色贪财
  却说窦太后许兄北征,又为弟筑宅,当有一位正直著名的大臣,再加谏阻。看官欲知他姓名,就是侍御史何敞,谏草中大略说是:
  臣闻匈奴之为桀逆久矣!平城之围,嫚书之耻,此二辱者,臣子所为捐躯而必死,高祖吕后,忍怒含忿,舍而不诛。伏惟皇太后秉文母之操,文母,即周文王妃太姒。陛下履晏晏之姿,匈奴无逆节之罪,汉朝无可惭之耻,而盛春东作,兴动大役,元元怨恨,咸怀不悦!而猥复为卫尉笃奉车都尉景缮修馆第,弥街绝里,臣虽斗筲之人,窃自惊异。
  以为笃景亲近贵臣,当为百僚表仪。今众军在道,朝廷忧劳,百姓愁苦,而乃遽起大第,崇饰玩好,非所以垂令德,示无穷也!宜且罢工匠,专忧北边,恤民之困,保存元气。匪惟为宗庙至计,抑亦窦氏之福也!自知昧死,不敢不闻。
  奏入不省。敞亦平陵人氏,与鲁恭同乡,两人谏草,并光史乘。还有尚书仆射朱晖,已经乞病告归,亦上疏力阻北征,仍不见从。晖字文季,籍贯已见前文,在三十一回中。幼年丧父,具有至性,年十三,适遭世乱,与外家奔入宛城,道遇贼党,劫掠妇女衣饰,众皆股栗,晖独舞刀向前道:“财物可取,诸母衣不可得,今日为朱晖死日,愿与拚命!”贼见其身小志壮,倒也惊怜,哑然失笑道:“童子可收刀,我从汝!”说罢,呼啸自去。强盗也有善心。后来入朝为郎,乘便入太学肄业,进止有礼,名重儒林。新阳侯阴就,慕晖贤名,躬自往候,晖避匿不见。及东平王苍,辟为掾吏,晖知苍为贤王,方才应召。苍格外敬礼,待若上宾。同邑耆儒张堪,素有学行,尝在太学见晖,与为忘年交,且把臂与语道:“他日当以妻子托朱生!”晖因堪为先达,不敢遽对,别后不复相见。及堪殁后,晖闻堪妻子贫困,乃自往问候,给赡养资。晖少子颉怪问道:“大人未与堪为友,何故赈给?”晖答谕道:“堪虽不与我久交,但尝以知己相托,我不忍忘怀,所以有此一举呢!”晖又与同郡陈揖友善,揖早逝世,有遗腹子,尝由晖出资济,使得成人。及桓虞为南阳太守,召晖长子骈为吏,晖却另荐他友,不使骈往。虞叹为义士,名誉益隆。嗣由临淮太守,入为尚书仆射,以谠直闻;告老后尚因事陈言,真所谓进思尽忠,退思补过了!补述朱晖轶事,亦为通俗教育之一则。
  且说车骑将军窦宪,奉了皇太后的宠命,与耿秉等同出朔方。至鸡鹿塞,度辽将军邓鸿,自阳塞来会,就是南单于屯屠何,亦由满夷谷出兵,来迎汉将。各军大集涿邪山,当由宪调动人马,分遣副校尉阎盘,司马耿夔耿谭,与南单于合兵万骑,进抵稽落山。适值北单于领众到来,两下交战,自午至暮,大败北虏。北单于抱头窜去,余众奔溃。窦宪得前驱捷报,亲率大军追击,诸部直至私渠北鞮海,斩名王以下万三千级,获生口马牛羊橐驼百余万头,收降北匈奴种落八十一部,约得二十余万人。史传虽有此语,恐亦未免夸张。宪与秉共登燕然山,出塞已三千余里,自谓声威远震,旷古无伦,遂令中护军班固,作文录石,表扬功德。固本擅长文辞,曾由兰台令史,迁官玄武司马,丁母丧去官。服阕后,正遇窦宪出征,招令同行,使为中护军,并兼参议。此时奉着宪命,遂得抒展长才,撰了一篇冠冕堂皇的铭词,冠以序文。文云:
  维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汉元舅车骑将军窦宪,寅亮圣明,登翼王室,纳于大麓,惟清缉熙,乃与执金吾耿秉,述职巡御,理兵于朔方。鹰扬之校,螭虎之士,爰该六师,暨南单于东乌桓西戎氏羌侯王君长之群,骁骑三万,元戎轻武,长毂四分,云辎蔽路,万有三千余乘,勒以八阵,莅以威神,玄甲耀日,朱旗绛天。遂陵高阙,下鸡鹿,经碛卤,绝大漠,斩温禺以衅鼓,血尸逐以染锷;温禺尸逐,并匈奴诸王名号。然后四校横组,星流彗扫,萧条万里,野无遗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后汉演义》第三十三回.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后汉演义》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五回 送番母市恩遭反噬 得邓女分宠启阴谋  却说北单于於除鞬,本由窦宪主议,因得嗣立。宪本欲派兵护送,使归北庭,嗣因召还得罪,乃致中止。於除鞬闻窦氏伏辜,竟不待朝命,叛汉自去。汉廷得报,亟令...(查看全文

《后汉演义》第三十六回

  第三十六回 鲁叔陵讲经称帝旨 曹大家上表乞兄归  却说阴皇后妒恨邓贵人,已被和帝察觉,随时加防,到了永元十四年间,竟有人告发阴后,谓与外祖母邓朱等,共为巫盅,私下咒诅等情。和帝即令中常侍张慎,与尚...(查看全文

《前汉演义》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三回 劝移都娄敬献议 伪出游韩信受擒  却说朱家欲救季布,亲到洛阳,暗想满朝公卿,只滕公夏侯婴一人,颇有义气,尚可进言,乃即踵门求见。夏侯婴素闻朱家大名,忙即延入,彼此晤谈,却是情投意合,相...(查看全文

《前汉演义》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五回 谋弑父射死单于 求脱围赂遗番后  却说叔孙通规定朝仪,适合上意,遂由高祖特别加赏,进官奉常,官名。赐金五百斤。通入朝谢恩,且乘机进言道:“诸儒生及臣弟子,随臣已久,共起朝仪,愿陛下俯念...(查看全文

《前汉演义》第三十六回

  第三十六回 宴深宫奉觞祝父寿 系诏狱拚死白王冤  却说冒顿听了妻言,已经心动,又因韩王信及赵利等亦未到来,疑他与汉通谋,乃即于次日早起,传令出去,把围兵撤开一角,纵放汉兵。高祖自接得使臣复报,一夜...(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