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经典:
经部
论语
孟子
礼记
诗经
史部
史记
三国
晋书
宋书
子部
道家
兵家
儒家
法家
集部
全唐诗
全宋词
蒙学
百家姓
全站导航:
资讯
作文
诗词
文学
励志
教材
板报
语文
数学
英语
物理
化学
生物
政治
地理
历史
考试
论文
范文
计划
国学
高校
短信
教程
English
简历
幼儿
字典
词典
成语
QQ
PPT
试题
课件
教案
求学网 >> 国学经典 >> 宋史演义

《宋史演义》第七十三回

    第七十三回 撤藩封伪主被絷 拒和议忠谏留名
  却说张浚因郦琼叛逆,引咎自劾,力求去职。高宗问道:“卿去后,秦桧可否继任?”浚答道:“臣前日尝以桧为才,近与共事,方知桧实暗昧。”高宗道:“既如此,不若再任赵鼎。”浚叩首道:“陛下明鉴,可谓得人。”及浚退朝,即下诏命赵鼎为尚书左仆射,兼枢密使,罢浚为观文殿学士,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且撤除都督府。惟秦桧本望入相,偏经张浚奏阻,如何不恼?遂唆使言官,交章论浚。高宗又为所惑,拟加窜谪。会赵鼎乞降诏安抚淮西,高宗道:“俟行遣张浚,朕当下罪己诏。”鼎即对道:“浚母已老,且浚有勤王功。”高宗不待说完,便艴然道:“功罪自不相掩,朕惟知有功当赏,有罪当罚罢了。”恐未能如此。至鼎退后,竟由内旨批出,谪浚岭南。鼎持批不下,并约同僚奏解。翌晨入朝,即为浚辩白。高宗怒尚未息,鼎顿首道:“浚罪不过失策,天下无论何人,所有计虑,总想万全,若一挫失,便置诸死地,他人将视为畏途。即有奇谋秘计,谁复敢言?此事关系大局,并非臣独私浚呢。”浚荐鼎,鼎亦救浚,两人不念夙嫌,可谓观过知仁。张守亦代为乞免,乃只降浚为秘书少监,分司西京,居住永州。李纲再上疏营救,不复见答。
  惟浚既去位,高宗复念及岳飞,促召还职。飞力辞,不许,乃趋朝待罪。高宗慰谕有加,命飞出驻江州,为淮、浙援。飞抵任,想了一条反间计,使金人废去刘豫,然后上疏请复中原。看官欲知飞策,待小子详细叙明。从前金立刘豫,系由挞懒运动粘没喝,因得成事。粘没喝尝驻守云中,及金主亶立,召入为相,高庆裔亦随他入朝,得为尚书左丞相。独蒲卢虎与二人未协,屡欲加害。高庆裔窥透隐情,劝粘没喝乘机篡立,兼除蒲卢虎,粘没喝惮不敢发。既而高庆裔犯贪赃罪,被逮下狱,粘没喝乞免高为庶人,贷他一死,金主不许。及高临刑,粘没喝亲至法场,与他诀别,高庆裔哭道:“公若早听我言,岂有今日?”粘没喝亦相对呜咽。转瞬间高已枭首,粘没喝泣归。金主又将粘没喝党羽加罪数人,粘没喝恚闷得很,遂绝食纵饮而死。既有今日,何不当初宽宋一线?刘豫失一外援,并因藕塘败后,为金人所厌弃,金人已有废豫的意思,岳飞探得消息,正想设法除豫,凑巧获得金谍,飞强指为齐使,佯叱道:“汝主曾有书约我,诱杀金邦四太子,奈何到今未见施行?今贷汝死,为我致书汝主,不得再延!”金使顾着性命,乐得将错便错,答应下去。飞遂付与蜡书,令还报刘豫,且戒他勿泄。装得象。金谍得了此书,忙驰报兀朮。兀朮览书,大惊又急,返白金主。适刘豫遣使至金,请立麟为太子,并乞师南侵。金主因与兀朮定谋,伪称济师,长驱到汴。将抵城下,先遣人召刘麟议事。麟至军,兀朮即指挥骑士,将麟擒住,随即率轻骑驰入汴城。豫尚率兵习射讲武殿,兀朮已突入东华门,下马呼豫。豫出殿相见,被兀朮扯至宣德门,喝令左右,将他拥出,囚住金明池。翌日,集百官宣诏废豫,改置行台尚书省,命张孝纯权行台左丞相,胡沙虎为汴京留守,李俦为副,诸军悉令归农,听宫人出嫁,且纵铁骑数千,围住伪宫,抄掠一空。挞懒亦率兵继至,豫向挞懒乞哀,挞懒责豫道:“昔赵氏少帝出京,百姓燃顶炼臂,号泣盈途,今汝被废,并无一人垂怜,汝试自想,可为汴京的主子么?”豫无词可对,只俯首涕泣罢了。福已享尽,势已行尽。兀朮遂逼刘豫家属徙居临潢。
  岳飞闻金已中计,即约韩世忠同时上疏,请乘机北征。哪知高宗此时,已受着秦桧的蒙蔽,一意主和,还想甚么北伐。可巧王伦自金归南,入报高宗,谓金人许还梓宫及韦太后,且许归河南地。高宗大喜道:“若金人能从朕所求,此外均无容计较哩。”已甘心臣虏了。越五日,复遣伦至金,奉迎梓宫,一面议还都临安。张守上言道:“建康为六朝旧都,气象雄伟,可以北控中原,况有长江天堑,足以捍御强虏,陛下席未及暖,又拟南幸,百司六军,不免勤动,民力国用,共滋烦扰,不如就此少安,足系中原民望”等语。看官!你想秦桧得志,高宗着迷,哪里还肯听信忠言?当下自建康启跸,还都临安。首相赵鼎也受秦桧笼络,谓桧可大任,荐为右相。张守见朝局愈非,力求去职,竟出知婺州。秦桧居然得任尚书右仆射,兼枢密院使,吏部侍郎晏敦复道:“奸人入相,恢复无望了。”朝士尚谓敦复失言,不料桧一入相,竟将和议二字,老老实实的抬了出来。赵鼎初时,曾说秦桧奸邪,后来桧入枢密,惟鼎言是从,鼎遂深信不疑,极力举荐。桧既与鼎并肩,遂改了面目,与鼎龃龉。既而王伦偕金使南来,高宗命吏部侍郎魏矼馆待金使,矼见秦桧,极言敌情狡狯,不宜轻信。桧语道:“公以智料敌,桧以诚待敌。”矼冷笑道:“但恐敌不以诚待相公,奈何?”桧恨他切直,竟改命吴表臣为馆伴,导金使至临安,入见高宗,备述金愿修好,归还河南、陕西。高宗大悦,慰劳甚殷。
展开阅读全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宋史演义》第七十三回.docx

相关信息:

《宋史演义》第八十三回

  第八十三回 赵汝愚定策立新皇 韩侂胄弄权逐良相  却说韩侂胄入重华宫,见了寿皇,请过了安,寿皇问及宰臣出都事,侂胄奏对道:“昨日皇上传旨,命宰执出殿门,并非令他出都,臣不妨奉命传召,宣押入城。”寿皇...(查看全文

《宋史演义》第八十八回

  第八十八回 寇南朝孱主误军谋 据东海降盗加节钺  却说金主珣迁汴以后,曾遣使告达宋廷,且督催岁币。宁宗召辅臣会议,或主张绝金,或仍主和金,这是宋人故智。起居舍人真德秀,上疏请绝岁币,图自治,略云: ...(查看全文

《宋史演义》第九十二回

  第九十二回 图中原两军败退 寇南宋三路进兵  却说赵范、赵葵,因蔡州已复,请乘时抚定中原,收复三京。廷臣多以为未可,就是赵范部下的参议官邱岳,亦以为不应败盟。史嵩之、杜杲等又均言宜守不宜战。参政乔行...(查看全文

《宋史演义》第九十三回

  第九十三回 守蜀境累得贤才 劾史氏力扶名教  却说蒙古主窝阔台汗,既发兵南侵,复遣将撤里塔东征高丽。高丽本为宋属,自辽、金迭兴,又转服辽、金,至蒙古盛强,复入贡蒙古。会高丽王暾嗣位,夜郎自大,杀死蒙...(查看全文

《宋史演义》第九十五回

  第九十五回 捏捷报欺君罔上 拘行人弃好背盟  却说蒙古将汪德臣,被石击伤,坠落马下,当由蒙古兵救回,天意也未欲亡蜀,秋风秋雨,淅沥而来,竟致攻城梯折,蒙古兵愈觉气沮,遂相率退去。是夕,汪德臣伤重身亡...(查看全文

相关栏目导航

资讯 作文 诗词 文学 励志 教材 板报 语文 数学 英语 物理 化学 生物 政治 地理 历史 考试 论文 范文 计划 国学 高校 短信 教程 English 简历 幼儿 字典 词典 成语 QQ PPT 试题 课件 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