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说唐

    第二十五回 庆寿辰罗单相争 劫王杠咬金被捉

--------------------------------------------------------------------------------

  次日清晨,秦叔宝先到后边一个土地庙中,吩咐庙祝在殿上打扫,等候众人殿上吃酒。你想这班人,可在自家厅上久坐得的么?万一有衙门中人来撞见,如何使得?所以预先端整,一等拜完了寿,就在土地庙中吃酒。早饭毕,众人到了厅上,摆满寿礼,无非是珠宝彩缎金银之类。大家先与叔室见礼,然后请老伯母出来拜寿。叔室道:“不消,待小弟说知便了。”大家定要请见,叔宝只得请老母出房。秦母走到屏风后一张,见众人生得异相,不觉心惊,不肯出来。叔宝低声指道:“那青面的是单二员外,蓝脸的是程一郎,这一个是秀才柴绍,乃唐公的郡马。其余众人,都是好朋友,出去不妨。”
  正在说话,外边程咬金性急,就走入内,看见秦母,就叫:“老伯母,小侄程咬金拜寿。”遂跪下去。秦母用手扶起,便问叔宝:“这就是程一郎么?”叔宝道:“正是。”秦母就问:“令堂近日可好么?”咬金道:“家母近来无病,饭也要吃,肉也要吃,叫侄儿致意伯母。”说罢,就请秦母出来。秦母不肯,咬金竟将秦母抱出厅来,对众人道:“我是拜过寿的了,你们大家一总拜吧。”众人齐说:“有理。”一齐跪下。秦母要回礼,被咬金一把按定,那里动得?只得道:“老身折福了!”叔宝在旁回礼,拜罢起身,叔宝又跪下,拜谢众友。秦母又致谢单雄信往日之情,雄信回称:“不敢!”秦母又向众人谢道:“今日老身贱辰,何德何能,敢劳列位前来,惠赐厚礼。叫老身何以克当?”众人齐说:“老伯母华诞,小侄等理当奉拜,些须薄礼,何足挂齿?”彼此礼毕,秦母入内去了。
  叔宝请众人到土地庙来,进得山门,却是一块平坦空地。走入正殿,酒席早己摆设端整,一齐坐下吃酒。不多时,只见秦安来说道:“有节度使衙门中众旗牌爷来家拜寿,请大爷暂时回去。”叔宝忙起身说道:“家中有客,不得奉陪,烦咬金代我做主,小弟去去就来。”众人道:“请便。”叔宝竟自回去。
  饮酒中间,咬金暗想,在席众友,惟有单雄情与罗成厉害。待我哄他二人,打一阵看看,有何不可。想罢,立起身来劝酒,劝到单雄信面前,低声道:“我通个信与你,罗成要打断你的肋子骨哩!”雄信吃惊道:“他为什么缘故?”咬金道:“他骂你坐地分赃的强盗头,倚着财主的势,不把他靖边侯公子放在眼内,把你肋子骨打断,这句话,是我亲耳听见的,好意来通知你,你须小心防备。”雄信听罢大怒。咬金复向众人劝过,劝到罗成面前,轻轻叫道:“罗兄弟,你可晓得么?雄信要搂出你的乌珠哩!”罗成道:“他为什么缘故?”咬金道:“他道你仗着公子的势,不把他放在眼内。要寻着事端,把你的乌珠搂出来,你须小心!”罗成听了,微微而笑。咬金依旧坐下,照前饮酒。两个心中越想越恼,各怀了打的念头。
  少时换席,众人下阶散步,罗成在空地走了一转,回身入殿,雄信立在殿门,两下肩头一撞,罗成力大,把雄信哄的一声,仰后一交,直跌入殿内。众人吃了一惊,不知就里。雄信大怒,爬起来骂道:“小贼种,焉敢跌我!”罗成道:“青脸贼,我就打你,怕你怎的?”奔近前来,雄信飞起一脚踢去,早被罗成接住,提起一丢,有如小孩子一般,扑通响撩在空地上去了。众人上前劝解,那里劝得住?雄信被罗成抓住,按倒在地,挥拳便打。恰好叔宝走到,喝开罗成,扶起雄信。雄信道:“好打!好打!我怕你这小畜生难脱我手!”罗成道:“我不怕你这个坐地分贼的强盗!”叔宝喝道:“胡说,还要放屁!”罗成见表兄骂他,回身就走,竟到家中,拜别舅母,撇了张公瑾等七人,上马回河北去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说唐》第二十五回.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说唐》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七回 秦叔宝走马取金隄 程咬金单身探地穴--------------------------------------------------------------------------------  叔宝见杀文通不过,回马又走,文通大叫道:“秦强盗,你上天,我也跟你...(查看全文

《说唐》第四十六回

  第四十六回 献军粮咬金落草 复三关叔宝扬威--------------------------------------------------------------------------------  当下尉迟恭赶秦王到一山,名为黑雅山,茂公早已算定,差下马三保、殷开山、...(查看全文

《反唐演义全传》第十一回

  第十一回 彩灯下踢死皇子 御楼上惊崩圣驾  话说薛刚性急,未到日落即出王府,带领家将沿街看灯。灯棚尚未点灯,薛刚见没甚好看,竟上酒楼上吃酒。自己遂开怀畅饮,直吃到月上东山,方才叫家将算还酒钱。出得...(查看全文

《反唐演义全传》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八回 武三思进如意君 魏思泉放徐美祖  再说武氏自篡位之后,淫心日炽,每夜要人行事,少不称心,即令绞死,一夜之中,死者甚多,淫心终不能止。惊动太白金星奏达天庭,玉帝下旨,发西方白叫驴下来,一...(查看全文

《反唐演义全传》第八十七回

  第八十七回 方彪入牢见家主 赵武大怒闹武衙  再说夏去矜,原是他买嘱王强扳害方表,又叫全忠嘱托郑知府屈打收监,把方表诬为叛党,要害他的性命,希图谋占秦氏,所以设此毒计。  当下秦氏分付方彪,到牢中...(查看全文